四川女子欲联村民阻止私自采砂被警方错关1年半

2013年6月,川渝高速公路望龙段已建成通车,然而修建公路时租用的堆放砂石等原料的耕地却至今没有得到复垦。当地百姓不断地向政府反映该问题,却迟迟未见相关部门有所行动。

砂场建在菜地里

瓦屋头村,属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望龙镇,位于长江一条支流江畔。沿着这条支流绵延数里的滩涂,被当地老百姓区分为“河滩地”(即汛期被淹没的土地)和“河涂地”(即比“河滩地”海拔再高一些的土地)。据悉,“河滩地”是国有土地;“河涂地”则属农村集体土地。

这里的采砂作业始于2010年川渝高速公路望龙段修建之时。由于瓦屋头村位于长江沿岸较特殊的地段,敏锐的商人们发现在这里从事采砂作业具有天然优势。

当地一位农民告诉记者,原本这里沿着江边全都是耕地,后来村大队把耕地分块承包了出去,远处那家砂场的老板便承包了其中比较小的一块地,而较大的一部分土地则被一个姓周的女人给承包了。2010年的时候,这边要修高速公路,那家砂场又临时租用了别的土地堆放砂石。结果高速公路建成了,耕地却被破坏了,堆积的砂石占据着耕地,至今都无法进行复垦。

2014年4月17日,记者在合江县望龙镇瓦屋头村现场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一片片绿油油的菜地,沿着江畔伸向远方。然而,巨大的采砂机器和四处胡乱堆放的砂石堆打破了这份美丽景象,让一座建在菜地里的砂场显得格外突兀。砂场的机器没有在运作,看样子已经废弃很久了。

土地转租引发错案

2010年,川渝高速公路修到合江县望龙镇,合江县新富砂石有限公司(即上述那家砂场,下称“新富砂石”)与泸州东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东南公司”)签订了临时供应砂石的合同。随着砂石需求量的增加,新富砂石开采的大量砂石无处安放,于是东南公司便向合江县国土资源局申请临时用地用以堆放砂石。

由于川渝高速公路是国家建设项目,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同意了东南公司的申请。然而,现实情况是一名叫周成蓉的女人早已租下了合江县望龙镇瓦屋头村第八社、第九社、第十二社以及合江县白米乡陈湾村第十一社、第十二社、第十三社的土地,并且支付了租金、青苗补偿金等费用,合同到期日为2025年9月12日。

于是,望龙镇当时的副镇长税良玉亲自牵线协调,在征得周成蓉同意后,最终由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出面,分别与合江县望龙镇瓦屋头村第八社、第九社以及合江县白米乡陈湾村第十三社签订了《川渝高速公路临时用地协议》,并且约定出租土地仅作为堆砂石使用,“租用期间不能乱采乱挖”。就这样,土地使用权转到了东南公司手上,但实际的使用者却是那家叫新富砂石的公司。

土地转租出去后,周成蓉一直没去瓦屋头村查看过土地的使用情况。直至2010年7月16日,由于新富砂石在开采后没有对采空区进行回填,导致当地村里两名儿童玩耍时溺水身亡。

当村民们找到周成蓉责问她为何在租用的土地上胡乱开采时,周成蓉才意识到新富公司不仅在承包土地的范围之外、属于周成蓉使用的地块上堆放了砂石,还在长江边胡乱开采砂石造成重大事故。随即,周成蓉赶到现场与新富砂石的人进行交涉,要求他们停止乱挖乱采,但多次交涉的结果都徒劳无功。

2010年12月29日,周成蓉与一些村民相约,计划到现场阻止新富砂石的非法开采行为,结果她还没开始“行动”就被望龙镇派出所的梁姓所长堵在了农户家里“就地传唤”了。简单审讯后,包括周成蓉在内3人均被押到合江县公安局,第二天合江县公安局以其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了。

周成蓉称,当时合江县公安局就此事专门成立了专案组,原公安局局长张述斌亲任专案组组长。然而,自2010年12月30日周成蓉等3人遭刑拘,到后来的逮捕、起诉、取保候审、延期审理等法律程序一步步走下来,案件却发生了戏剧性的逆转。2012年3月28日,四川省合江县人民法院下达刑事裁定书称,合江县人民检察院于2012年3月19日要求撤回对被告人周成蓉等3人的起诉,且法院裁定准许撤回。

法院的裁定下来了,本应松口气的周成蓉却很惆怅:“检察机关撤案了,但是已经离任的张述斌却依然鼓动合江县公安局不予撤案。”直至2012年5月31日,在检察机关的坚持下,合江县公安局才下发了《撤销案件决定书》。随后,周成蓉等3人共获得了17万元的国家赔偿款。

让周成蓉依旧难以释怀的是,合江县公安局的“一抓一放”,一年半时间就过去了,他们虽然拿到了国家赔偿款,但是公安局的相关办案人员难道就不该为“错案”的造成承担责任吗?

我国国家赔偿法第16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赔偿损失后,应当责令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工作人员或者受委托的组织或者个人承担部分或者全部赔偿费用。对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责任人员,有关机关应当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4年4月18日,记者向合江县公安局询问对办案人员的内部追责问题时,却获知当时主管此案的张述斌局长已经异地任职,现为叙永县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

案件主要负责人已经调离了,那谁该为这一“错案”担责呢?

“追究谁的责任?是全部专案组成员的责任,还是领导的责任?我觉得这个应该细化一下。从民警自身而言,只要没有徇私枉法,如实、依法办案(就不用担责)。”合江县公安局一位民警在回答记者“关于错案公安局的内部追责机制是怎样的”问题时这样回应。

  无法归还的耕地

虽然周成蓉是为阻止新富砂石的乱采乱挖行为而陷于错案的,但是作为该事件另一方的新富砂石当时却并未受此事影响。在周成蓉缠足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之时,新富砂石的开采事业依旧红火。

不过,在周成蓉得以洗冤时,新富砂石却被查出不具备砂石开采资质,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因涉嫌非法采矿等罪名被公安机关拘留。

2013年6月,川渝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合江县国土资源局批准东南公司占用瓦屋头村第八社、第九社以及陈湾村第十三社土地作为临时用地的使用期限是到2013年3月4日终止,可作为砂石供应商的新富砂石却迟迟没有撤离,开采现场砂石堆积如山,四散放置,这让当地村民意见很大。

按要求东南公司在工程完工后应确保落实土地复垦工作,即拨付土地的复垦经费。而今虽然大部分地块已经完成复垦工作,但是仍然有115.5亩的临时用地未拨付复垦经费,也未采取复垦措施,其中就包括周成蓉承租的土地。

既然合江县国土资源局规定的土地使用期限已过,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土地迟迟无法复垦呢?

为了进一步了解复垦症结所在,2014年4月18日上午,记者前往合江县国土资源局采访。在该县国土资源局张姓局长挥手拒绝采访后,记者见到了该局耕地保护股股长程邦国。

程邦国告诉记者,国土资源局曾先后于2013年2月6日、2013年10月21日给东南公司发公函,要求其在“10日内对复垦工作有明确的工作方案和措施,尽快完成复垦工作,将土地交付群众”。随后,东南公司给出口头答复称,土地复垦的经费可以保证,但由于新富砂石的负责人被刑拘,几百万元的工程款(其中包括复垦费用)无法不经其本人签字就动用,因此款项至今还扣留在东南公司的账户里。

对于东南公司的这个借口,合江县国土资源局表面上不接受:“如果它们(东南公司)拒不复垦,我们的执法队可以查处它;如果查处还不能解决问题,我们就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程邦国这样称。然而到目前,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尚未采取强制手段。因为程股长所称采取强制手段的前提是“东南公司拒不复垦”,而他又告诉记者现在东南公司还是比较配合的,“别人没有说它不干”。

因此,到目前为止,合江县国土资源局除了和东南公司协调过3次、发过两次公函的“作为”外,也只是“等待”而已。当记者追问“等待”的期限(即何时会采取查处或者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措施)时,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均未给予肯定的答复。

根据《土地复垦条例》第十八条“土地复垦义务人不复垦,或者复垦验收中经整改仍不合格的,应当缴纳土地复垦费,由有关国土资源主管部门代为组织复垦”的规定,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对土地复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根据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和周成蓉达成的《川渝高速公路临时用地协议》,国土资源局作为承租方,早该在合同约定期限到达之时,将土地归还周成蓉,否则就应承担违约责任。

在土地复垦的问题上,尽管当地村民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但是合江县望龙镇政府的态度几乎与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如出一辙。望龙镇的党委副书记杨祖芬和赵敏告诉记者,镇政府也在等新富砂石涉嫌非法采矿一案的审判结果。按照两位副书记的说法,新富砂石作为一家合法企业,虽然其“用土地的时间已经到期了,但因为(堆积的)砂石还没卖完,所以无法归还土地”。同时,杨祖芬副书记称,其实新富砂石在土地承租合同到期后,一直在向合江县国土资源局申请延长土地的临时使用期限,只不过合江县国土资源局暂时还未审批。如果镇政府贸然将砂石清走,一旦新富砂石将手续补全,其可能要找镇政府索赔。因此,镇政府目前也只能“观望”和“等待”。

就这样,因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和望龙镇政府都有各自无法改变的“情势”,本应在一年前就恢复耕种的土地,至今仍然无法复垦。而这种现象产生的结果是:不论新富砂石官司何时解决,或者新富砂石能否最终再次获得土地使用权,遭到破坏的耕地、占用土地的砂石堆,已经成为瓦屋头村村民和周成蓉挥之不去的烦恼。由于目前被新富砂石占用的土地大部分都是周成蓉承包的,而且当初周成蓉给当地农民支付了足额的青苗补偿金。在多次找镇政府和国土部门协商土地复垦和归还无望后,周成蓉已经开始盘算找村民索回曾支付的租金和青苗补偿金。届时,作为土地使用权实际拥有人的农民,是找新富砂石索赔,还是找政府部门“维权”呢?

在记者结束对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和望龙镇政府的采访之时,两政府部门的负责人都曾承诺会尽快、尽全力解决土地复垦问题,让耕地回到农民手中。就在记者发稿前一天,记者从合江县公安局一知情人处了解到:新富砂石的负责人近日已因非法采矿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这一消息是否意味着合江县望龙镇瓦屋头村的土地复垦工作可以开始了呢?

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此事。

法制网记者 何睿

编者的话

近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同基层干部群众座谈时说:“基层的形式主义,根源不在下面,而是上行下效。形式主义空耗资源、折损公信力。不办实事,老百姓的信任感就会降低。我当了7年农民,最大体会就是老百姓看干部就看实在不实在,老百姓就怕空洞无物、不干实事。”恢复耕地是实打实的民生问题。基层政府部门如果装出和中央一致的样子,却懒于做事,这种作风必是不可取的。因此,一句“我们一直都在协调”或者“只能等官司结束”并不能成为合江县国土资源局和望龙镇政府“真抓实干”的证明。合江县望龙镇党委副书记赵敏称:“复垦的问题,我们镇上有这个能力。我们下一步将督促新富砂石清走那些砂石;或者我们可以找一个河滩地,在不用占据耕地的情况下,将那些砂石先搬走。”然而,设想不等于现实,镇政府唯有出真招、办实事才能真正惠及百姓。

Related Articles

山西公示多个要职人选:朔州代市长直升市委书记

原标题:代市长直升市委书记,山西公示多个要职人选 日前,山西省委组织部发布公告,对一批拟任职的领导干部进行任前 […]
Read more

新华网刊文:达赖所为有悖佛教正法

新华网北京7月7日电 所谓“时轮”,从佛教上讲,是指宇宙和生命在时间中的生灭规律和与此相应的修炼方法及终极目的 […]
Read more

辽宁吉林遭遇63年来最严重夏旱 部分农田或绝收

央广网北京8月13日消息(记者满朝旭) 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据国家防总通报,截止目前,全国农作物受 […]
Read mo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arch 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