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公关公司受雇21世纪网当掮客 案发后正常办公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来到位于月坛的润言北京公司,公司正常办公摄/法制晚报记者 刘畅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来到位于月坛的润言北京公司,公司正常办公摄/法制晚报记者 刘畅

法制晚报讯(记者 张鑫 洪雪 梅双 张雷) 9月3日晚,上海警方发布消息:“上海市公安局侦破一起特大新闻敲诈案件,涉案的21世纪网主编和相关管理、采编、经营人员及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等8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涉及上海、北京、广东等省区市的数十家企业。”

而据专案组初步核查,2010年至今,21世纪网平均每年与100多家拟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签订“广告合同”,累计收取费用数亿元。

案情

收“保护费” 不发负面报道

据犯罪嫌疑人、《21世纪经济报道》副主编、21世纪网总裁刘冬介绍,21世纪网本是《21世纪经济报道》的网络电子版,2010年,网站开始独立运营、独立核算,其担任负责人。

当时国内企业大量上市,这为财经媒体提供了巨大的牟利空间。4年里,网站通过公关公司招揽介绍和记者物色等,寻找具有“上市”“拟上市”“重组”“转型”等题材的上市公司或知名企业作为“目标”对象,对愿意“合作”的企业,在收取高额费用后,通过夸大正面事实或掩盖负面问题进行“正面报道”。

对不合作的企业,21世纪网站在发布负面报道后,要挟企业投放广告或签订合作协议,以获取高额广告费或好处费。

“负面报道出来后,被报道的公司就会主动找上门来,或者通过公关公司找我们谈合作,一般都是以广告合同的形式,费用大致在20万至30万元之间。”21世纪网站总编辑周斌供述,“广告合同”一旦签好,负面报道就会被删除。

公关牵线犯罪链条产业化

而在这起案件当中,公关公司无疑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此次涉案的上海润言和深圳鑫麒麟,都是在业内堪称领头羊的财经公关公司。办案民警介绍,在21世纪网大肆收取“保护费”的过程中,财经公关公司与之相互勾结、共同获利。

犯罪嫌疑人、上海润言公司董事长连春晖表示:“2005年,A股上市公司进入股权分置改革,部分‘先知先觉’的媒体开始探索以负面报道相要挟的‘合作’模式。”

专案组查明,为了将合作关系维系得更紧密,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财经公关公司还会对部分21世纪网高管“公关”,既有请客、送礼,也有涉嫌行贿行为,金额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

犯罪嫌疑人、上海润言公司执行董事陶凯说:“实际上,我们成为了这些媒体收取‘保护费’的帮凶。”

公关当掮客 营业额十数亿

据初步审计显示,2009年以来,上海润言公司营业额达十数亿元,深圳鑫麒麟营业额达数亿元。

据陶凯交代,财经公关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四种方式:一是与企业客户签订合作协议,客户交媒体公关服务费,每年20万至50万元;二是为客户办酒会等活动收取服务费;三是通过给媒体“拉广告”赚取返点,一般按标的额提5%至10%;四是赚取给媒体“拉广告”的差价。“我和客户谈的是30万元,和媒体谈的是20万元,我就有10万元差价。”

“广告合同”基本囊括所有上市企业和拟上市企业。连春晖交代,如果是拟上市企业,“广告合同”的有效期会持续到该企业上市。如果是上市企业,则需要每年都和媒体签订“广告合同”。

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一些21世纪网的工作人员纷纷私下开办公关公司,肆无忌惮地实行新闻敲诈。

网站高层私设公司捞钱

据上海警方查明,21世纪网的相关管理人员在公关公司获取巨额利益的引诱下,也私下设立了相关公司,以负面报道相要挟,胁迫上市公司、IPO公司与前述公关公司签订协议,非法牟利。

目前已掌握的有:周斌、莫宝泉及周斌之弟周敏设立广州创众公司,21世纪网站记者夏晓柏设立湖南富礼公司,记者王卓铭与其妻弟孟垚设立北京怀溪恒润公司。

周斌供述称:“21世纪网上有时会有一些上市公司的负面帖子,这样上市公司就会通过中间人找到21世纪网,希望能将这些负面报道删除。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会将这些中间人介绍到广州创众公司,由广州创众公司先与上市公司签订广告发布合同,之后广州创众公司再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代理合同,两份合同之间就会有一定的差价,而这个差价就是创众公司的利润。”

据周斌供述,通过广州创众公司,他获利100万元人民币。

文/记者 张雷 据新华社

上午追访

润言北京公司正常办公

记者上午来到月坛大厦的润言公司北京办公地点,看到一层大厦公司名录上标名A1508-09为润言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上到15层,润言公司员工都在正常办公。

记者表明身份釆访,负责前台接待的工作人员叫来一名负责人,听记者说明来意,该人表示不能接受釆访,让记者先申请。记者问向哪个部门申请, 对方回答“总公司。”该人说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文/记者 洪雪

鑫麒麟北京办公地:办公区没有开灯

今天上午10时,记者来到位于金融大街27号投资广场B座的深圳鑫麒麟公司北京办公地点。

记者在写字楼公司名录上并没有看到深圳鑫麒麟北京分公司的牌子。记者按网上地址来到12层,该公司门口名录显示地址是“1205”,而非网上写的“1203”。公司大门开着,办公区没有开灯。记者走进公司,发现有一名工作人员正坐在里屋。

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一层楼的几个单位基本都是他们的,“这几天那几间屋子在装修,就搬过来了。”

“我们这边一切运作正常。”一名王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深圳公司的事对这边没有影响,北京分公司没有变化。“我们在这边办公好几年了。”工作人员表示,深圳是总部,北京这边是分公司。为何不见有人办公?该工作人员解释“都出差了”。之后便关上公司大门,送走记者。文/记者梅双

业界揭秘

雇记者写负面报道黑公关要挟企业

曾在南方某知名报社任职的记者陈小姐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她主要负责能源等领域的报道。两年前,她频频接到猎头公司的电话,说有一家公司想请她做兼职,兼职内容非常简单,就是写一些上市公司以及准备上市公司的新闻。

陈小姐说,她与对方面谈时,对方告诉她,“负面报道越劲爆越好,最好是那种被企业和谐的,或者在传统媒体根本就发不出来的稿件。”陈小姐说,虽然要求很奇怪,但刚入行两年的她急于建立知名度,便一口应承。

陈小姐告诉记者,她在半年内先后写了两篇关于某大型上市公司的稿件和两篇即将上市的某公司负面报道,两篇被采用,一篇得到1万元稿费,另一篇也有3000元进账。但她收到稿费后,稿子却迟迟没有发表。

她询问对方才得知,“对方专门做公司负面,然后再让公司出钱‘平事’,我知道后就不再和他们联系了。”

而现在已在某金融公司工作的前记者沈小姐也曾经遭遇过这种“邀请”。沈小姐当时为摸清这类公司情况还去一家“黑公关”做了卧底。

沈小姐说,“这类公司雇写手或者由自己的人写企业负面,有的负面甚至是无中生有。与企业接洽等由‘黑公关’直接操作。”

沈小姐表示,他们一般会扮成记者给公司打电话,说有负面要与公司核实,随后就将稿子传过去。有的公司不理会,但是有的稿子确实抓住了一些公司的把柄,尤其是准备上市的公司,就得拿钱平事。

文/记者 张鑫

(原标题:21世纪网 “负面”要挟数亿 上海润言和深圳鑫麒麟两公关公司当掮客 公司营业额十数亿 记者上午追访 润言北京公司正常运转)

Related Articles

浙江浦江出新政-家长献血换子女中考加分|浙江|浦江|献血|子女|加分_新浪视频

浙江浦江县一条献血新规引发热议。政策规定,市民无偿献血超过4000毫升,直系子女参加中考可获得加分。其中,献血 […]
Read more

武汉沉湖破堤减压 今夜紧急转移上万村民

据本台记者从武汉市蔡甸区了解到,武汉沉湖将破堤防水,缓解当前汛情压力,今晚300辆左右公交车已开赴蔡甸,启动蔡 […]
Read more

北京试点将路灯改造后为电动汽车充电

新华网北京1月11日电(记者李峥巍) 记者日前从北京市科委获悉,北京已开展“路灯充电桩”改造试点,通过路灯节能 […]
Read mo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arch 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