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成为收藏界新宠 价格暴涨数十倍

【从无人问津到香饽饽,手札成为收藏界新宠,价格暴涨数十倍】近年来,收藏界袭来一股手札收藏的热浪,手札一跃成为收藏新贵!“皇阿玛”张铁林多年潜心手札收藏,当年低价购入手札现今翻了数十倍。拍卖会上手札接连拍出大额,鲁迅手札拍出650万的天价!手札市场风起云涌,面对纷繁复杂的市场诱惑,收藏者该入去何从?

“皇阿玛”多年潜心手札收藏 当年低价手札现今翻数倍

名人手札,就是名人亲笔写的信。近几年名人手札的拍卖价格翻了近十倍,对于这种暴涨,有圈内人士开玩笑说“这跟张铁林有一定的关系”,因为他曾创下一个人包圆买下一场拍卖会上的全部手札藏品。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也从另一个角度让我们了解了张铁林热爱收藏的另一面。今天的节目,我们就从他的收藏故事开始。

张铁林是家喻户晓的皇阿玛,影视剧中皇帝扮演专业户。但是,也许很多观众还不知道,台下的他还是一位在业内小有名气的书法家和著名的名人手札收藏家。

著名影视演员手札收藏家张铁林:手札有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就是很多政史上所描述的历史人物的记载,都是后人关于他的一些道听途说,带有小说似的描写。而我们说的手札是第一手的。历史的当事人。对于自己生活的描述。

点起一支香,伴着一缕青烟,一杯清茶,张铁林坐下来跟记者聊起了他与他的名人手札之间的故事。

著名影视演员手札收藏家张铁林:我对于手札的兴趣,对于信札的兴趣,其实是源于我自己喜欢写字, 我常年都用毛笔记日记,结果就变成了我很在意用毛笔写的小字。

张铁林跟着做中医的爷爷长大,从小就对书法产生浓厚的兴趣,对于毛笔写的蝇头小楷更是有着独特的偏爱,至今都还保留着用毛笔写日记的习惯。平时就很喜欢收藏古董、老照片这些老物件儿的他,慢慢地将目光投向了名人手札。

张铁林:我认为玩儿手札比玩儿这个,这个大字的作品要值。因为手札的东西能研究的东西实在是信息很多,很丰富。

说起自己收藏的手札,张铁林的话匣子就像被打开了一样。

张铁林:你就看这齐白石有多逗。很简单的一封信,齐先生的。今由崇古斋交来二石,计刻八字。崇古斋送来两块石头,想在上头刻八个字。承问润资,每字二元四角。问这八个字多少钱,两元四角一个字。先生最知余刻不恶,本应不受润金,先生你们知道我不喜欢弄这种事,我真的是不应该收你的钱的,不该收你的钱。但是白石有家难归,居于燕京,日需煤米,接受先生之润金,不得已也。我不想收你的钱,但是没辙。我有家难回,我一个老湖南,我寄居在北京,居于燕京,日需煤米,我得买米,买面,买煤球。所以接受先生您的钱是不得以而为之,这违背我的本意。多么生动,又想要钱,又要表示清高。其实我们从今天看到这个信的时候觉得老人很坦率。

张铁林刚刚开始收藏手札时,只是出于对小字的一种偏爱,但随着对手札的仔细研读,他逐渐被手札里流露出的人物性格以及各种不为常人所见的历史信息等内容深深吸引。

这一通札非常的有意思,我给你看看,你大概没有见过这个东西。这个是曾国荃的军情报告,我们现在拍清朝戏拍了很多,经常做一些道具什么的。他们肯定都没有见过,这个真的是军情报告。这个军情报告的信封上写着每到一个驿站给了多少银子,这个军情报告的内部写了整个这场,这场打仗的情形。从哪打到哪,损失多少兵力,增援了多少兵力,然后从哪撤退,现在目前的战况如何,快马送回,曾国荃当时指挥这场战役。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挺有意思的。

张铁林:这非常有意思,连信封都有。

《经济半小时》记者:手札是最真实的。

张铁林:对,是最真实的。当我们了解历史的时候最最重要的一部分信息往往不是后人所描述的信息,第一手信息往往是要通过信札,信札是这个历史的当事人的第一手,对于自己的历史和生活细节的记载。

张铁林告诉我们,在他刚刚开始收藏手札的时候,整个市场还比较冷门。

张铁林:三五百块钱,三五千块钱,当时那个年代我几千块钱可以买到明代的祝枝山和黄金水师生两人的合页,在一万块钱以里我可以买到一通札,今天几十万恐怕摸都摸着。

在很多影视作品中,张铁林多次出演过跟古玩收藏有关的角色,而在生活中,他毒辣的眼光在收藏界也是小有名气。

张铁林:首先都是名人手札,至少也是卖相很好的手札,看相很好的手札。一看漂亮。有的还有印章、字、印章、内容、信……

伴随着改革开放,经济腾飞为中国艺术品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1994年,名人手札开始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张铁林也慢慢开始关注名人手札的拍卖。2003年,在上海的春季拍卖会上,张铁林看上了清代著名书画家赵之谦的《论学丛札》的39通手札。

张铁林:讨论的都是《国朝汉学师承续记》的一些学术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是信札,所以流露出非常多的个人的情怀。对社会的不满,以及对社会的抱负、理想。更重要的是赵之谦的39通信札里面反应出来他的书法造诣,呈现出来的书法精神还有行文的文学的状态。这些综合的信息都留给我们非常重要的文学资源。

对于这部《论学丛札》,张铁林势在必得,回忆起当时拍卖的情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张铁林:惊心动魄,因为收赵之谦信札的起因在之前上海的拍卖行已经做足了气氛。还没有抬头,已经开始一拍就是120万,等我拿起目录还没有翻到那一页的时候,已经160万了。那是我的血汗钱啊,打了多少仗,骑了多少马。多少次,不喝、不吃、不睡的那个血汗钱 ,一轮一轮的竞拍之后,最后落在我这那就是一身汗,我的心都到嗓子眼了,当然非常有幸。我觉得《论学丛札》能够落在我这个爱好者的后生手上是一个好的去处。

赵之谦的《论学从札》被张铁林以250万元的高价拍下,创下当时的价格纪录。这让当时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镜。

张铁林:上海人就说我是港都了,傻瓜,他们很不愤,有些认识不认识的人觉得我抬高了这个,搅乱了市场,提高了这个市场的价格。

这个当初在很多人看来有些大胆、冲动的行为,张铁林却一点都没后悔,就在当年的秋拍上,赵之谦的手札价格就已经翻了一番。

张铁林:我相信三五个跟头以现在的市场状态来看是没问题的。七八百万应该没什么问题。

在这之后,各地的名人手札拍卖会上,张铁林几乎都是全场包圆“整拍”,这种豪放的收藏方式,让很多手札收藏者都望尘莫及。

张铁林:干这事挺招骂的,因为中间人家好多藏家想藏其中某一种札没有机会。简单的说是喜欢,深入一点说由于喜欢来不及做太细致的功课,时间又很紧,拿到图录开始拍卖的时间在紧迫的情况下,在自己银子许可的,力所能及的前提下,你不拿到这个,你就会意识到我将会一辈子做恶梦,做一辈子恶梦,你想象我如果今天没买到这个东西,我一辈子睡不好觉,那是玩命的都得拍下来。

《经济半小时》记者:怕有遗憾。

张铁林:怕留下遗憾。

凭借着这股子豪放劲儿,张铁林很快就比较完整的收藏了很多名人大家的手札藏品。

张铁林:我手上还有一些比较系统的手札,你像吴兴安先生的,钱静堂先生早年的清代的收藏。还有丁辅之,丁辅之先生的收藏,据知除了故宫现在比较系统的有一批之外,可能比较系统比较多的,就是在我手上了。

现在张铁林最大的心愿就是将自己收藏的这些手札悉心整理,陆续出版。

张铁林:有的时候要尽自己的力量,把祖宗这点东西,能够从我做起,传承下去。但是我做起是微不足道的,沧海一粟这个东西,能做的是非常微薄的,即使这样,我想留下一点点痕迹吧。

4月28日,张铁林应邀参加“群英会——中国书画名家邀请展”,他的部分书法作品正在这里展出。如今的他已经很少接戏,平时除了担任暨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的教学和管理工作之外,其他的时间都用来练习书法。张铁林坦言,他已经很久没有踏足手札收藏市场了。

张铁林:现在由于手札被炒热,大部分的商人已经开始介入。这样的话,我觉得好赖不分,反正都能卖掉,相当的贵。这个时候我们在进场已经不是好的时机了。我不是不爱手札了,我实在是爱不起了。

手札在拍卖会接连拍出天价 鲁迅手札拍出650万

在中国,目前所见迄今为止最早写在纸上的书札,是魏晋时期文学家陆机写给友人祈求病体康复的《平复帖》。名人书札历来是收藏者和研究者的最爱之一,1994年,名人手札开始正式出现在拍卖市场上,不过当时,名人手札市场还是一块没有被开垦的土地。

著名画家、手札收藏家 许宏泉:严格意义上讲当时没有手札的市场,就说在拍卖会里面只有古籍善本里面会偶尔的发现夹带一些这样的一封信,两封信在里面,它还没有形成规模。

他叫许宏泉,著名画家和鉴定家,十几年前开始爱好和收藏名人手札,现在在业内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收藏家。

许宏泉:我收藏就是基本上近300年,就是从明末清初,一直到49年以前的胡适他们这一代的文人,300多年吧。

十几年来,许宏泉一边收藏,一边研究和整理。将收藏的从明末清初到近现代的上千通手札整理出书,系统了介绍了三百年来中国文人的笔墨书翰。

许宏泉:真正的一个收藏家,不仅仅是一个保管员,通过他们的手稿把这份墨迹来更多地去梳理,这近300年文人他们的一种思路历程和他们的作品以外的这种思想、兴趣、情趣,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更有意义。

因为许宏泉祖籍安徽,除了收藏名人手札之外,他还喜欢收集知名安徽乡贤的文人手札。

许宏泉:这通尺牍是叫赵文楷,他的祖上是我们安徽的乡贤是个状元。那么这通信非常有意思的就是,是赵文楷他要去,在嘉庆年间的时候,嘉庆5年吧,他要出访琉球国,就是我们现在钓鱼岛那一带,出访琉球国。 “经应琉球国国王,请封”,就是琉球国这个国王他要登基的时候,必须要我们这边,因为它是附属国,清朝的朝廷要派钦差大人去参加他这个叫登基的仪式, 现在我们正常跟日本人钓鱼岛的问题,你想想看,在那个时候清朝的时候,他们这一带琉球诸岛当时就是中国的一个领土,所以从这方面讲它更有意义了。

在许宏泉看来,从手札里可以看到更真实、更生动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等各种内容和信息,这是手札受到越来越多追捧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他也坦言,这几年手札市场价格一路上涨,自己也是越来越买不起了。

许宏泉:我倒是希望它一直往下跌,你越跌我才能越买,但是实际上也不可能。

中央美院教师赵胥:这个是傅雷先生的手稿,这是很珍贵的。这是胡适先生的,这个特别有意思,这是写给陶孟和女儿的。

赵胥,中央美院教师,7年前开始从收藏书画逐渐转向名人手札和书稿的收藏。对于手札市场价格一路飙升,赵胥有着更深切感受。

赵胥:你像最早的时候,我买的启功先生的书信,毛笔的,在2007年2008年的话基本上一两万可以买得到的。到3年前的话,启功先生一封信你没有个8万到10万是买不到的,人家也不会卖给你。如果到今年这个行市来说,这么一封非常好的启功先生的毛笔信的话,得到15到20万。他每年都在涨,每次都在涨。

但和很多手札投资收藏家一样,赵胥对于手札的升值空间非常看好。

赵胥:原来我收到一封启功先生写给中华书局赵守俨先生的一封信,大概是2007年,3000块钱之前买的那个,给赵守俨先生的启功先生的书信,大概是去年前年我把这封信就让给我朋友了,从拍卖走的,那封信大概拍了12万左右这个涨幅是很厉害的。

赵胥感觉,名人手札市场从2003年开始每年小幅涨幅,但从2010年左右起,市场开始呈现暴涨。

赵胥:就是莫名其妙的进来了一批人,这批人原来不是玩这个的,然后他们也来买这个,参与到这个里头,价格就涨幅的比较快。它这基本上没有个缓坡的过程,说从一万到一万五到一万八,没有这个过程,基本上就是比如说以前买这个需要1万块钱,这次买就要到两万到三万。

那么,近几年名人手札拍卖到底呈现出怎样的行情呢?

中国嘉德古籍善本部高级业务经理 宋皓:这是我们今年春拍的手稿信札的一些主要的拍品,有鲁迅先生的《古小说钩沉》的手稿,在这张两侧里头,这边这侧地方是周作人先生提的一个拔,所以我们说一张小纸,两个周氏,非常难得。去年的春拍,我们有一页,鲁迅的也是《古小说钩沉》的手稿。

《经济半小时》记者:去年只有一页,去年拍了多少?

宋皓:去年拍了我记得好像是650万吧,是665万

记者:那今年两页估计能拍多少?

宋皓:看看它的市场表现吧。

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今年的内地春拍中,鲁迅的《古小说钩沉》手稿、梁思成的《西南建筑图说》手稿、李大钊的书信、蒋介石御用智囊吴稚晖、李宗仁等国民党重要将领在1949年间的通信等一批具有可观性和历史文献价值的名人手札将会亮相。而周作人致郑子瑜的84通信札则将会在北京匡时拍卖有限公司亮相。

近年来名人手札价格呈现井喷式爆发,各名家手札的价格也在不断攀升,导致高价纪录不断:2009年,陈独秀等致胡适的13通信札拍出554.4万元;2011年,孙中山的两字《博爱》以126.5万元成交; 2013年5月,顾炎武书《五台山记》以3162.5万元高价成交,创下单幅名人手札拍卖新纪录。

在2012年北京匡时秋拍中,梁启超旧藏“南长街54号藏梁氏重要档案”以6709万元高价成交。在艺术品市场趋冷的背景下,名人手札正在成为收藏界的新宠。

北京匡时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谢晓冬:信札市场的行情走向实际上跟书画市场很像,遵循两个规律。第一个规律就是名人效应,越是影响力大的人,越是在历史社会各个方面呈现全面影响的人,那么他们的作品墨迹,就会受到更多的追捧。第二,他遵循名作效应,如果这通信札,记录了一件重要的历史事件,或者是在某一个,为某一个特定的场合,某一个特定的具有特定的意义,那么这件作品,就会有特别的价值。

近年来,名人手札的收藏价值正在最大限度的凸显,各大拍卖行每年都有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信札和书稿成交,最近五年的名人手札价格则每年至少以30%的幅度攀升。

中国嘉德国家拍卖有限公司古籍善本部高级业务经理 宋皓:介入的人越来越多,它的本身这个稀缺性,因为它们本身都是不可复制的,随着它的需求性越来越大,这个价值从长远来看,肯定是一个逐渐走高的过程。

随着关注度的逐渐提高,收藏名人手札的群体也发生了变化。

中国嘉德国家拍卖有限公司古籍善本部高级业务经理 宋皓:这些年随着经济的突飞猛进,现在是社会关注度也增加了,投资会有交叉。比方说其他种类的藏家会看到这个,他也会来进入,。所以现在来讲,就是企业家进入到市场是比较多,当它变成是跟投资有关系的时候,它的价格肯定要发生变化。

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副总裁 谢晓冬:我了解大概是在2010年左右开始有一些企业,包括有专门的机构成立基金想去做这个信札的收藏。

手札市场鱼龙混杂有风险 新手入行需谨慎

虽然艺术品拍卖市场跌宕起伏,但近年来名人手札却始终独领风骚,价格每年都在以30%的涨幅递增。刚才我们看到,在今年的春拍中,各大拍卖公司都将推出各类名人手札。那么,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我们该如何对待名人手札收藏?在当今艺术品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赝品伪作,对于任何一个收藏者来说,“交学费”都是常有的事。手札拍卖市场上,情况自然也不例外。我们再一起去看看。

十几年前,张铁林在香港的一家拍卖行看上了一通康有为的手札,因为无法到场,就委托张国荣代为举牌购买。

张铁林:因为我那一段时间我跟张国荣有点交往,因为我们俩老在拍卖会上,有时候偶尔会碰上,我们有的时候也聊聊,他也收藏东西,我就打电话给张国荣。我说你明天这个拍卖你去不去,他说我正想去,我正有点空。我想去拍一张张大千,我说你捎带着把那个几号给我拍下来,也不太贵,等我下次去香港去拿。就这么一说,他就给我拍了。张国荣把这东西给了我,我一打开一看,瞎了,假货。

张铁林坦言,现在手札市场鱼龙混杂是他多年来放弃收藏手札的原因之一。

张铁林:伪造很多,赝品很多,笔笔皆是,这也是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进场的原因之一。

著名画家手札收藏家 许宏泉:这四五年来赝品做假,我觉得手札的做假不外乎于这样的几种,第一种就是每当他们收到老的信纸、信件然后去模仿,去做,这是一种。第二种比如说改款,比如说这封信它本身是个小名头的,名头不大,然后他们想办法怎么样把它改成一个有名的。第三种就是凭空依照的,就是他们有很多依照的,就是没有的,他们想象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好卖钱他就怎么做。

常年跟手札打交道的谢晓冬也告诉记者,现在市场上名人手札的赝品仿造技术也是越来越高端,他们鉴定起来的难度也是越来越高。

北京匡时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谢晓冬:通过照相机术或者是怎样的技术,原来有个稿子,他可以做得跟它一模一样。但是这种高仿,这些仿只能够通过物理因素去识别了。比如说看看它有没有网格,纸张的这样一个装裱的新旧,还有比如说你如果有印章的话,这个印章是新打上去,跟你长时间打上去它的印色跟纸的关系是不一样的。只能结合这些不同的角度去识别。 

作为资深名人手札收藏家,张铁林告诉记者,收藏和投资手札不能盲目跟风和扎堆。除了要看手札是否是名家,以及纸质、品相、印章、内容等因素之外,最重要的是要建立在对手札作者的字体、生平以及各种历史背景等知识储备的基础之上。

张铁林:我要对新的进入这个圈的朋友说,你一定要做好思想准备,心理准备,必要的功课。手札这个门类不容易,因为它涉及的内容比较多,它的背景一定是相当的复杂,所以完全出于想发财的心态,对不起,升值的空间跟你没有知识的人,是毫无关系的。如果你不做功课,这东西不是你的,它不属于你的市场。

【半小时观察】

过去人们的远距离沟通靠书信,写字用毛笔。而今,电话、短信的普及,已经很少见到毛笔书信了。不难推测,在一段时间之后,纸上的书信将变得更加罕见,名人手札就更弥足珍贵。从这个意义上讲,手札藏品的稀缺性,自然会将手札的价值推上新的高位,某些具有重大历史价值的手札藏品,就更有可能被拍出新的高价。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您是一位收藏爱好者,还需擦亮慧眼。因为只要是收藏,就难免会遇到赝品和被人为炒作的所谓价值。这就需要收藏爱好者更加全面地理解和认识手札的价值,提高鉴识能力,了解每一幅手札的历史背景及人物故事,从书法、人文、艺术、史料价值等多个角度去衡量,才能真正让收藏找到价值的依据。

Related Articles

北京试点将路灯改造后为电动汽车充电

新华网北京1月11日电(记者李峥巍) 记者日前从北京市科委获悉,北京已开展“路灯充电桩”改造试点,通过路灯节能 […]
Read more

国新办发布美国人权纪录:美国人权状况继续恶化

新华社北京3月9日电(记者黄小希、刘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9日发表《2016年美国的人权纪录》《2016年美国侵 […]
Read more

与你有关!深改1000天 这些福利送给你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成立满1000天,已召开27次会议,审议了162份文件。 “老百姓关心什么、期盼什么, […]
Read mo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arch 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