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非行政许可审批全面取消

2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召开的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上指出,今年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大幅减少投资项目前置审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以权力“瘦身”为廉政“强身”。

“要坚决堵住非行政许可审批这个‘偏门’,这里面寻租的空间太大了。”李克强在会议上说。

2014年4月开始,国务院下发通知,开始对非行政许可进行清理,提出取消面向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取消和调整面向地方政府等方面的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

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一般是指由行政机关及具有行政执法权的事业单位或其他组织实施的,除依据法律、法规和国务院决定等确定的行政许可事项外的审批事项。

实施这些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的单位五花八门,不少事业单位就是审批单位。在地方,甚至有老干部局、邮政局、社科院,以及供销社等单位作为非行政许可审批单位。2014年国务院清理出的各个部门非行政许可项目有250多项。

对此,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主任胡建淼指出,行政许可法出来后,非行政许可当时保留了一部分,只是过渡,现在已经到了全面取消的时期。“这些非行政许可项目,除了少数转为行政审批项目外,大部分都不能保留了。”胡建淼说。

“去年国务院取消了国家重点学科的行政审批,但是最关键的学位授予行政审批未下放,搞不好又变相出现新的行政审批事项。”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2月10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实施简政放权改革要防止审批项目改头换面重新出现。

200多非行政审批将全面取消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理事、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梁忠民告诉记者,非行政许可取消后,应该建立好配套制度。

有的非行政许可项目可以交给一些权威部门,这需要进行体制改革,比如大学可以设立学术委员会来决定很多事情。“这样高校很多事情可以自己做主,而不是都要去到教育部门审批。”梁忠民说。

比如教育部保留的非行政许可,就包括教育部工程中心审批、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审批、教育部科技查新机构认定、学校面向全国招生和跨省招生生源计划审批等。

其他部门还有不少五花八门的非行政许可审批,比如驰名商标审批、节目主持人资格审批、国家裁判员审批、国际赛事审批、烟草专卖许可审批、国家地质公园命名审批、营业税改增值税后随军家属、军队转业干部、退役军人优惠政策审批等。

涉及非行政许可数量比较多的有几个部门:国家税务总局有71项,林业局有36项目,国土资源部有32项。

而这些各种各项的审批本身存在一定的寻租空间。全国政协委员、篮球运动员姚明此前建议,取消体育竞赛审批,改为备案,理由是体育赛事审批费用不菲、资源配置形成垄断。

李克强在国务院第三次廉政会议上指出,“权易滥用、滥则腐败”,有一个地级市城管局的副处级干部,利用手中的供水权力,耍尽“权”威、大肆敛财。

从2014年国家审计部门发现的重大违法违规案件线索看,60%以上发生在行政管理权或审批权集中、掌握重要国有资产资源的部门和单位。

防止“换马甲”情况出现 

不过,不少受访专家也认为,非行政许可审批全面取消后,很多行政许可审批全也需要进一步加快下放和取消。

熊丙奇举例指出,高校的各个非行政许可审批,其实与核心的行政审批许可互相关联。比如高校最核心的行政审批全是学位授予等,其余的都是与此相关的。只有学位授予权等下放到各个高校后,其余的各种非行政许可就失去了意义。

比如高校各种基地和招生计划审批,都可以由学校自己定,国家给定大的招生范围后,由学校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等确定。这等于是学校有了较大办学自主权。

实际上,国务院已经意识到了各种审批权可能死灰复燃的问题。

李克强在上述会议上说,“我到基层调研的时候,很多人反映,有的审批‘明放暗不放’,有的名义上取消了,但换了个‘马甲’,又以‘备案’的名目出现了。”

李克强指出,今后三年时间,将对国务院文件进行全面清理,凡是于法无据、有损群众合法权益的,都要抓紧废止或者修改,为改革发展和廉政建设提供保障。

“当然,我们在放权、限权的同时,还要加大事中事后监管力度。放权后政府的责任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大更重了。”李克强说。

有受访专家指出,一些领域的专卖制度取消后,专卖的各个行政审批将自动取消,完全交给市场来调控,但是政府的监管需要加强。(定军)

(原标题:国务院:非行政许可审批全面取消)

编辑:SN117


北京不迁都,但要迁很多东西

批发市场算首都的非核心功能,那核心功能有哪些呢?去年2月25日,习总就说过了,北京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这表明,未来除这四项“主业”继续保留外,北京将会把其他“副业”陆续转移出去。


“周老虎”的新一季勿须围观

虽然时光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但一切似乎仍然犹如昨天。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也不管当时你是挺虎派还是打虎派,那一段时光都令人难忘,更有一种“激情燃烧”的味道。经过八年时光的过滤和沉淀,现在的周正龙理性了许多,更成熟了许多。


我们欠春运服务者一声谢谢

习惯性的“春运抱怨”淹没了感恩的情怀,“一票难求”常常抹煞了春运服务者所有的贡献。确实,我们好不容易买到了票,春运之旅也很拥挤,但我们无法心安理得地认为春运服务者做这一切就是应该的、理所当然的。对他们的辛劳、汗水、耐心和承受的压力,我们有必要说一声谢谢。


希腊向德国“讨旧债”

为确保欧元区“合家欢”而在希腊身上花的代价、冒的风险,已远远超过希腊本身的价值时,他们就很可能“壮士解腕”,来个长痛不如短痛——而齐普拉斯政府目前正在努力去做的,恰是频繁、高调、公然地去踩踏那条醒目的“止损线”。

Related Articles

辽宁两座核电站或成日本核泄漏后首批重启项目

经济观察报独家获悉,目前高层对重启沿海核电的愿望强烈,辽宁红沿河二期、辽宁葫芦岛徐大堡一期和广东陆丰一期有望成 […]
Read more

成渝高铁等3条高铁同日开通

综合新华社报道 昨天,又有多条高铁正式开通运营。2016年春运期间,公众将有更多、更舒适的乘车选择。此外,记者 […]
Read more

媒体:中美加紧反腐合作 外逃官员引渡提速

原标题:媒体:中美加紧反腐合作 外逃官员引渡提速 [观察者网综合]在国内严打贪腐的形势下,一些官员纷纷选择逃往 […]
Read mo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arch for: